为什么伟人的八字一般,杜月笙八字命理分析

2022-12-02

    话题:杜月笙晚年求道士算命,道士写下14字,他看后瘫痪在地为何却一病不起?

    杜月笙将自己的生成八字,写在了一封信中,给六月息馆主寄了过去,收到杜月笙的信后,不知道这生辰八字就是杜月笙的,于是如实的写了14个字给杜月笙寄了回来。
    上面写道“六十四岁在辛卯,天克地冲难度过”,意思是说,这个生成八字的主人(杜月笙)将无法活过64岁的大关了。杜月笙看了此信后,竟然瘫倒在地,从此一病不起。竟然真的距离他64岁生日不到一天去世了,一代枭雄杜月笙的故事从此拉上了帷幕

    话题:杜月笙为何亡命香港?

    1949年4月21日,中国人民解放军全线发起渡江战役,4月24日南京宣告解放。共产党势如破竹,杜月笙想上海也很快就会解放,自己又是青帮大佬,共产党的到来对他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。

    不离开上海吧,面临的可能是制裁,而离开上海,杜月笙又舍不得苦心经营的产业,一时间杜月笙陷入了沉思。这时候孟小冬建议他何不去问问大哥。孟小冬人称“冬皇”,是当时最红的旦角,杜月笙苦苦追求了20年的女人。

    这个大哥就是黄金荣,这个时候黄金荣已经82岁。见面后杜月笙问大哥有什么打算,黄金荣很明确的说自己已经老了,受不了长途奔波,死在逃亡路上还不如死在家乡上海,总之理由一大堆。

    而杜月笙却完全明白黄金荣所以不走是舍不得他在上海的家产。杜月笙反复思考后决定离开上海,然而去哪有成了一个问题。

    当时蒋介石曾给杜月笙写过一份密信,要他去台湾。看过密信过了几天,杜月笙跟家人说,大家收拾东西去香港,搞得大家一脸懵,杜月笙不去台湾,是因为他与蒋介石后来并不和谐。

    到了香港,确切的说是在去之前,杜月笙就有严重的哮喘病,到了香港病情越发严重,特别是有太多让他操心的事。第一件事,他在上海的所有产业全部带不走,他所能带的仅仅是卖房子的40万美金(相当于228万港币)。

    一大家子一个月就要支出6万港币,再加上杜月笙治病需要2万多港币,杜月笙看着越来越少的钱,心里着急上火,病也越来越重。

    虽说杜月笙初到香港,可也少不了当地名流慕名拜访,杜月笙为了面子也要准备许多礼品,难道就没有一条发财的路吗。

    别说还真有,一次杜月笙与一位四川的朋友聊天,这位朋友说现在四川的蚕丝价格低的离谱,如果拿出一些钱大量的收购蚕丝,然后运到香港来买,至少能赚个十倍八倍。杜月笙一听,果断拿出10万美金,可是过了几天时间,一篇报纸的内容却让杜月笙气的背过了气。原来运输蚕丝的飞机直接飞到了北平,他算彻底赔大发了。

    孟小冬看到杜月笙的病益发严重,有时候甚至不能呼吸,她决定买氧气灌,别说杜月笙吸氧气后果然好了些。一时间杜月笙家里中医、西医、还有算命的络绎不绝。

    后来听说台湾六月息公馆内有一位算命先生,号称“半仙”,杜月笙心想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,便派人去了台湾六月息公馆。当派去的人把杜月笙的生辰八字交给“半仙”的时候,皱着眉写下了两行字交给了他:六十四岁在辛卯,天克地冲绝难度过。六月息

    离杜月笙六十四岁生日还有一个月时间。当杜月笙看见字条时,什么都没说,只是说了句:我要和孟小冬成婚。原来杜月笙有四个姨太太,而孟小冬只能算是他的“同居女友”,却有着最深厚的感情。

    杜月笙14岁到上海闯荡,不说是戎马一生,不管他是不是黑帮,都有他光辉的一面。

    话题:介绍一下杜月笙是谁?

    杜月笙(1888 8.22-1951 8.16) ,原名月生,后由国学大师章太炎建议,改名镛,号月笙(典出《周礼太司乐疏》:西方之乐为镛,东方之乐为笙),是近代上海青帮中最著名的人物之一。

    话题:杜月笙怎么败落的?

    深夜,杜府的电话响了。


    这是来自一条密线的内容:王绍斋被抓了。


    王绍斋是杜月笙的弟子,也是杜月笙的白手套。更重要的,他还是重庆政府财政部的总务司长。


    王绍斋被抓,杜月笙再也无法入睡。


    1、祸起黄金


    一切是从3个月前开始的。


    1945年初,孔祥熙陪同宋美龄出访美国。3月28日,代理财政部长俞鸿钧决定,自次日起,黄金价格每两从2万法币提高到3.5万元。


    作为学者型官员,俞鸿钧认为黄金价格上调,能对冲法币超发引发的贬值,从而稳定金融市场。


    这本“经”能解决通货膨胀?


    姑且不论!下面念经人的表现却是异常丑陋——会后,各大银行主要负责人赶回总部,向家人、亲信和下属管控公司传递消息,让他们连夜抢购黄金。同时,银行员工被责令不许下班,要通宵办理黄金储蓄业务。

    杜月笙接到王绍斋传来的内幕消息已是深夜,他立刻派人抢购。包括他的司机、保镖和下属公司经理李祖永等人也倾囊而出,买进大量黄金。


    这些买进的黄金,均以“黄金储券”方式由个人保存。


    所谓“黄金储券”,是孔祥熙于1944年9月以重庆政府存放在美国的3亿元黄金为资本,向社会公开发行的黄金凭证,承诺无论将来币值如何变动,都能兑付时价黄金。


    据后来统计,一夜间重庆各大银行被卖掉的“黄金储券”达1.1万多两。


    投机者们坐等“大馅饼”从天而降时,丑闻率先被报界捅了出来。立刻一片哗然!各界纷纷质疑这等作为,已返回重庆的孔祥熙下令彻查。于是,王绍斋被揪了出来,李祖永被抓……随后,有一种说法是,法院公审时将传社月笙到庭质询。

    接到深夜密线电话,杜月笙思谋再三,决定“走为上”,打通空军关节,坐军机跑到安徽避风头了。


    这招果然管用。杜月笙平安无事,不久后王绍斋、李祖永也全部释放。雷声大,雨点小;雷声越大,雨点就越小。在杜月笙看来,这只是一夜梦碎而已,天亮后可以重新再来。



    其实,这次风波在他和重庆政府之间,埋下一章刺耳的音节。


    因为当夜接到抢购黄金消息的,均是各银行主要负责人的内部关系,说到底都是“自家人”,正如俗话所说:肉都烂在了一口锅里,进不了别人的嘴。


    只有,杜月笙是独成体系的“外来人”。


    尽管杜月笙和他掌控的江湖,早就是重庆政府的“盟友”,两者之间赖以链接的,却是戴笠和他所掌控的特务体系。这种链接远不如通过军政两界来的牢固,也就是杜月笙自以为的“盟友”关系,其实始终游离于外。


    因此,杜月笙在这起黄金风波里的角色非常显眼——


    他出现在了本不应该属于他的地盘里。


    2、“黑洗白”受阻


    涉足金融,还是核心金融圈,还是非嫡系的、军政两界之外的体系。


    这是重庆政府所不能容忍的!


    只不过因为杜月笙和他的江湖还具有“使用价值”,所以重庆政府暂且放过一马。


    在黄金风波中安然而退,让杜月笙产生了错觉:我是抗战有功之臣,钱上多捞点儿理所应当。机会说来就来!1945年6月,在戴笠授权下,杜月笙开始秘密联络旧部,为抗战胜利后接管上海工商界做准备。


    在留沪旧部中,杜月笙最信任的是徐采丞。因为长袖善舞,作为上海民华公司的常务,徐采丞在日、伪、蒋三方势力中走钢丝,整个抗战时期从未失手。


    徐采丞到重庆面见杜月笙后返回上海。消息传出,沪上那些变节投敌的工商界人士成了惊弓之鸟,纷纷通过徐采丞与杜月笙攀关系,有人更是拿出部分产业股权,无偿转让给杜月笙,希望在日后清算中得到保护。杜月笙则来者不拒,照单全收,俨然一副接收大员的模样。



    如果仅是同黄金风波中一样捞捞钱也就罢了。杜月笙的野心却并不在此。


    在戴笠指令下,杜月笙派弟子进入江浙、京沪沿线的大城市,接触汪伪势力、打探各方情报,为重庆政府南下接收敌占区做准备。在这个过程中,戴笠有意无意间会主动向外界透露:杜先生将在抗战胜利后,接任上海市长一职。


    不过,这注定是一场梦。


    抗战胜利后,杜月笙启程前往上海,一个消息传来:钱大钧已被任命为上海市长,吴绍澍为副市长。在杜月笙看来,自己出钱、出力,把弟子搭进去“出人命”,到头来摘果子的时候却被告之:没你的事,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。


    杜月笙所难以理解的,正是重庆政府所公认的:此人不过是江湖头子,哪是什么国之栋梁。


    更重要的是,戴笠的军统体系与杜月笙的江湖体系难分彼此,相互交织,有尾大不掉势头。加之戴笠利用两方势力和资源,有恃无孔,处事强硬,内部树敌过多……


    因此,把杜月笙和他的江湖从军统特务体系中剥离已成为必然。如何还能让你借机来个“黑洗白”呢?



    3、最后的癫狂


    性格即命运!


    在杜月笙人生信条里有一句话是:我就是靠两只手,一身胆闯出来的。


    重回上海滩的杜月笙,无视黄金风波对他的敲打,无视“黑洗白”对他的否定,希望依靠“两只手”和“一身胆”再奔人生巅峰。


    时过境迁了!


    杜月笙刻舟求剑式的希望,最终演变为最后的癫狂——


    因为弟子吴绍澍烧掉当年的拜师帖,全力打压自己,杜月笙使用黑白道方法搞垮吴绍澍。显示了自己的能量,也让各方大员平生了顺“杜”者昌、逆“杜”者亡的兔死狐悲感。


    在沪上的区级选举中,31个区的区长被杜月笙体系尽数拿下;在市参议员的选举中,社月笙体系又拿下181席中的52席。


    杜月笙向孔祥熙之子孔令侃的杨子公司投资,成为拥有一票否决权的大股东。



    杜月笙通过大发“接收财”等方法,先后在工商界获得头衔70个,其中职位34个、理事长10个、常务董事3个、董事9个、会长2个、副会长1个、校董2个、常务理事1个、理事2个,代表、参议员、常务监察、筹备主任、创办人、副主任委员等各1个。


    说不清这是示威还是挑战?是质疑还是施压?或者还是宣言“我依旧是上海滩老大”……杜月笙如此高调,背后的支撑力量其实非常单薄,不外乎是戴笠和军统而已。


    但是,1946年3月17日戴山一声巨响,杜月笙的“雨农光环”在雨中消散。


    戴笠死了。



    此后,杜月笙的败落进入快车道,先是宣铁吾以“操纵粮食、囤积居”逮捕了杜月笙的经济总管万墨林,后是吴国桢为南京传话——议长将由潘公展担任,希望杜先生放弃竞选。


    杜月笙却强行参加上海议长选举,高票当选又同日放弃这一职位。此等作为,几乎是向南京政府宣布决裂了。


    来而不往非礼也!南京政府为此做出对等举动。


    1948年1月,为解决即将崩溃的经济,南京政府推出10万亿元规模的“救济特捐”方案,要求上海特捐1万亿。宣铁吾的办法是,把杜月笙请进自己的警备司令部,用变相扣押的方式,迫使杜月笙在8小时里凑足了1000亿元。


    如果说这两次交锋,双方还有所保留,接下来的对阵,双方则彻底撕破脸皮。


    1948年8月,南京政府实行所谓“币制改革”,发行了金圆券。“太子”坐阵上海经济督导,以“投机倒把”、“扰乱金融秩序”两罪把杜月笙的儿子杜维屏逮捕。



    眼见儿子大祸临头,杜月笙只能拼死一搏,把扬子公司“囤积居奇”的丑闻抖搂了出来。最后的结果是,小姨妈吹了一夜枕边风,孔令侃被允许远飞美国避风头,风头一度无能出其右的“打虎”行动,夭折了!


    这次交锋,看似两败俱伤。其实,杜月笙是完败。


    因为他把自己掌控的江湖,与南京政府对立了起来。


    杜月笙和他的江湖,最初的兴盛是建立在对南京政府的依从和依附上。南京政府也乐得借助自身体系之外的势力,完成那些摆不上桌面,并可随时能推脱责任的任务。同时,还能利用杜月笙是法租界公董会唯一华董的身份和资源,完成与西方国家全面接触的网络布局。


    杜月笙和他的江湖,在抗战胜利后的所作所为,已从经济、政治上日益独立。从诞生之日就深陷派系争斗的南京政府,怎能容忍这样一支脱离控制、独立存在的体系呢?


    从来利用与被利用,都是利益交换的结果。



    杜月笙说:不要怕被别人利用,人家利用你说明你还有用。那么,当你没有了可被利用的价值之后,被当作“尿壶(杜月笙语)”抛弃也就成了必然。


    在生命走到最后的那一时刻,不知道杜月笙会不会想起,在1945年深夜响起的那个密线电话……


    风起于萍末,堤溃于蚁穴。人生亦如此!“300年来帮会第一人”的杜月笙也逃不过这一自然命理。

    话题:左宗棠的生平?

    生平简介
    左宗棠(1812~1885年),字季高、朴存,号上农人,湖南湘阴人(今湖南湘阴县界头铺镇)。自幼聪颖,14岁考童子试中第一名,曾写下“身无半文,心忧天下;手释万卷,神交古人”的对联以铭心志。
    道光十二年(1832年)中举,咸丰元年(1851年)太平天国起义爆发后,由好友胡林翼保荐,先后入湖南巡抚张亮基、骆秉章幕下,为抵抗太平军多所筹划。1856年,因接济曾国藩部军饷以夺取被太平军所占武昌之功,命以兵部郎中用。1860年,太平军攻破江南大营后,随同钦差大臣、两江总督曾国藩襄办军务。曾在湖南招募5000人,组成“楚军”,赴江西、安徽与太平军作战。1861年太平军攻克杭州后,由曾国藩疏荐任浙江巡抚,督办军务。同治元年(1862年),组成中法混合军,称“常捷军”,并扩充中英混合军,先后攻陷金华、绍兴等地,升闽浙总督。1864年3月攻陷杭州,控制浙江全境。论功,封一等恪靖伯。旋奉命率军入江西、福建追击太平军李世贤、汪海洋部,至1866年2月攻灭于广东嘉应州(今梅县)。镇压太平天国后,倡议减兵并饷,加给练兵。1866年上疏奏请设局监造轮船,获准试行,即于福州马尾择址办船厂,派员出国购买机器、船槽,并创办求是堂艺局(亦称船政学堂),培养造船技术和海军人才。时逢西北事起,旋改任陕甘总督,推荐原江西巡抚沈葆桢任总理船政大臣。一年后,福州船政局(亦称马尾船政局)正式开工,成为中国第一个新式造船厂。1867年,奉命为钦差大臣,督办陕甘军务,率军入陕西攻剿西捻军和西北反清回民军,残酷镇压了陕甘回民起义。陕甘任间,继续从事洋务,创办兰州制造局(亦称甘肃制造局)、甘肃织呢总局(亦称兰州机器织呢局),后者为中国第一个机器纺织厂。
    1864年6月,新疆库车爆发农民起义,建立热西丁政权;7月,和田建立帕夏政权;10月,伊犁建立苏丹政权;1865年1月,浩罕国(位于今乌兹别克斯坦的浩罕市一带)军官阿古柏入侵新疆;3月,乌鲁木齐建立清真王政权;1871年7月,沙俄武装强占伊犁;1872年6月,阿古柏在新疆的喀什、英吉沙、莎车、和田、阿克苏、乌什、库车悬挂出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国旗并发行货币;1874年,日本国入侵台湾。在这种局势下,清廷内部爆发“海防”、“塞防”之争李鸿章等认为两者“力难兼顾”,主张放弃塞防,将“停撤之饷,即匀作海防之饷”。左宗棠力表异议,指出西北“自撤藩篱,则我退寸而寇进尺”,尤其招致英、俄渗透。同年5月,左宗棠以64岁的高龄,被任命为钦差大臣,督办新疆军务。次年4月,左宗棠坐镇甘肃酒泉,收复新疆战役打响。1876年,指挥多路清军讨伐阿古柏,次年1月占和阗(今和田),收复除伊犁地区外的新疆全部领土,阿古柏在绝望中服毒自杀。左宗棠随即上疏建议新疆改设行省,以收长治久安之效。1879年中俄伊犁交涉时,抨击崇厚一任俄国要求,轻率定议约章,丧权失地,主张“先之以议论”,“决之于战阵”。1880年春,在新疆部署兵事,出肃州抵哈密坐镇,命令三路大军并进,彻底击溃了阿古柏残余势力,收复大片国土。1881年初,中俄《伊犁条约》签定,中国收回了伊犁和特克斯河上游两岸领土(霍尔果斯河以西地区和北面的斋桑湖以东地区却被沙俄强行割去)。左宗棠应诏至北京任军机大臣兼在总理衙门行走,管理兵部事务。左宗棠在新疆期间,为保证军粮供给,发展地方经济,曾大力兴办屯垦业,其功绩遗泽至今。
    1881年夏,调任两江总督兼南洋通商大臣。1884年6月,奉召入京,再任军机大臣。时值中法战争,法国舰队在福州马尾发动突然袭击,福建水师全军覆灭,左宗棠奉命督办福建军务。11月抵福州后,积极布防,并组成“恪靖援台军”东渡台湾。1885年病故于福州。著有《楚军营制》(附条规),其奏稿、文牍等辑为《左文襄公全集》。

    话题:左宗棠简介

    http://baike.baidu.com/view/18755.html

推荐文章